1月20日,国际足联宣布了新的球员租借规则。尽管这一规定还需要提交到国际足联理事会进行审批,但那也就只是走个程序,正式执行肯定会在今年的7月1日开始。关于这条新规,很多人的第一反映都是“出租车时代将被终结”,像切尔西、乌迪内斯这样每年都有大量租借球员进进出出的俱乐部将会遭到打击。而这也确实是国际足联启动新规的主要目的——防止个别俱乐部用这种取巧的方式“过量囤积球员占据资源”。

那么,这项规定是否就真的能够达到预想的效果呢?相关俱乐部又会受到多大的影响?这是两个有趣的问题。

首先可以基本肯定的是,“出租车”这种奇妙的特殊存在,在新规颁布后必然是会告别历史舞台了,毕竟国际足联加入了更严格的人数限制,所以几乎不可能再有那种一家球会能有几十名球员租借在外的盛况。根据新规,从今年7日1日开始,每家俱乐部至多只能向国外俱乐部外租8名21岁以上的球员,同时从国外俱乐部租借的球员上限也为8人。这两个上限标准还会逐年调低,到2024-25赛季达到最低的6人。除此之外,相同两家俱乐部之间的租借人数上限也被限定(进和出最多都只能3人),还有租借必须签订书面协议,最长的租借时间也被限制在了一年之内。

虽然目前的新规只涉及跨国租借,但国际足联也同样要求各国足协必须跟进。前者设置了一个三年的“缓冲期”,也就是说最迟到2025年7月,各国国内的租借条例也必须和国际足联完全接轨。这也就将完全堵上“出租车”的扩展空间。要知道在2018-19赛季,切尔西曾有多达49名下属球员租借在外,而即便是外租人数大减的本赛季,他们也向外输送了21人,远超新规中的人数限制。

不过国际足联的一纸新规,真的会让这些此前专做租借买卖的俱乐部在下赛季焦头烂额么?倒也未必。从英超蓝军“锐减”的外租人数来看,你应该能隐约感觉到他们早已经开始准备对策。事实上国际足联提出限制租借人数的计划,并不是最近才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具体方案在2020年2月就已经研究通过,只是后来因为出现了疫情才被迫推迟。而在确定原有线路不可延续之后,切尔西在近两个赛季已经转让或者放走了不少“大龄球员”,他们的外租业务亦开始向“锻炼本队年轻人”的正常方向转型。

目前蓝军租借在外的选手,像吉尔摩、加拉格尔和布罗亚等等都是21岁以下的年轻才俊,如果按新规他们并不算在被限制的范畴之内。而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这几位未来似乎也有望在切尔西争到自己的一席之地,不是注定成为根本无法在斯坦福桥出赛的“外租赚钱工具”。然后像巴卡约科、巴巴拉赫曼、埃默松和德林克沃特等等21岁以上的冗员,本赛季租借后要么有买断条款,要么就是合同即将在夏天到期,俱乐部方面大概也就不用太担心他们下赛季会因为规则的限制而烂在自家的预备队里。

不只是切尔西,其他租借交易较多的英超俱乐部看上去问题也不大。比如曼城,他们在本赛季的外租人数虽然多达36人,但其中绝大部分都是青训队的小将,他们的年龄没有超过21岁。另外需要补充说明的是,除了21岁以下球员,被认定为“本俱乐部培养”的球员亦不在新规的限制范围。举个例子,阿森纳本赛季向海外俱乐部租借了9名球员,但其实只有5人需要“占名额”,其余4人之中萨利巴未满21岁,梅特兰-奈尔斯、纳尔逊和贝列林则都应该属于“俱乐部培养球员”。目前国际足联尚未公布“俱乐部培养”的具体评判标准,但有消息称若球员在15至21岁期间曾在当前俱乐部效力完整3个赛季,那就可以算是不受限的一员。

综上所述,国际足联的新规还是比较人性化,既限制了个别俱乐部继续大搞出租生意,也留出了一些操作空间给那些真正需要临时处理冗员,又或者急需短期补强的队伍。当然也有一些旁观者认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国际足联虽然限定了租借人数上限,但各俱乐部也可以通过“卖出再回购”的套路来规避,这样只是会提高了一些“做账”成本,并不能堵死各球队(尤其是部分意甲球员)把球员来回倒腾的线路。

不过话说回来,国际足联之所以推出新规,原本恐怕也有提高作假成本的意思,毕竟像此前那样大规模的租进租出,能钻的空子肯定更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Leave A Comment

Recommended Posts